因高中学业影响更新不稳定,您的关注是我最大的荣幸。

惊悚话剧社【预告】

【惊悚话剧社】主页
这……不是一个招新公告。
这……只是两个发刀常态写手的沙雕大作。
这……我俩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
这里有……乱改词觉哥。
这里有……老实人小叹。
这里有……吐槽者鸿鹄。
这里有……
总之,
你要的,我们有。你不要的,我们也有。
角色分配遵循戏剧冲突原则。
旁白采取循环轮班机制。
吐槽遵循社会主义基本法(才不)
三观依照当天风水八卦而定。
包含惊悚世界观全员(包括但不限于《惊悚乐园》出场角色)
在合理情况下,《贩罪》和《纣临》的某些角色会客串出场,敬请(不要)期待。
若有什么想看我们写(糟改)的剧本可在话剧社主页下留言。
以上都能接受?
那么,第一场,由惊悚话剧社带来的年度音乐剧《夜莺与玫瑰》将于:我们也不知...

夜莺与玫瑰【第一幕】

食用须知:

- 联文,咕咕,没保障。

- 沙雕,有毒,全魔改。

- 具体情况请见合集。


 @封不觉的一缕魂魄 的部分:

【带着春天气息的微风早已从草原上吹过,却未能将寒冬祛除。而那在着初春中哭泣的少年,又是因何而悲伤。夜莺伏在他的窗外,通过窗缝窥视则少年的脸庞。】

【有着一头柔软的栗色短发的少年正伏案哭泣。他将脸埋进臂弯,肩膀微颤。巨大书柜和其中塞满的书籍昭示着主人渊博的知识,但简陋的陈设却从侧面诉说出了他的贫穷。桌上摊开的笔记本上书写这他的名字——王叹之】

王叹之哭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从树丛中冒出头的夜莺,随即叹了口气,摩挲...

随笔负能

最近,大概是从三天前开始的。

失眠,头痛,头昏,逻辑思维混乱,全身无力。

整个人都像是废掉了一样。

这种状况以前也出现过,也有好几次比现在还严重。

十点躺下十一点还没睡着、睁开眼睛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好几次躺着躺着就哭了起来。根本也没有什么伤心事,顶多是压力过大。

但还是哭了出来。

抽抽搭搭的,哽咽着,捂着嘴巴不敢发出声音就怕吵着别人。

就这么哭着哭着睡着了。

但这次,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哭不出来,笑不出来,说不出来,写不出来。

失眠导致的头脑混乱让我现在连简单的抉择都做不到。

就连这篇短短的文字,我都踌躇着,删删改改的无数次,才写到这个程度。

我什么都做不到。...

一个简单至极的预告

就是这样(诶嘿)

封不觉的一缕魂魄:

【惊悚话剧社】主页
这……不是一个招新公告。
这……只是两个发刀常态写手的沙雕大作。
这……我俩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
这里有……乱改词觉哥。
这里有……老实人小叹。
这里有……吐槽者鸿鹄。
这里有……
总之,
你要的,我们有。你不要的,我们也有。
角色分配遵循戏剧冲突原则。
旁白采取循环轮班机制。
吐槽遵循社会主义基本法(才不)
三观依照当天风水八卦而定。
包含惊悚世界观全员(包括但不限于《惊悚乐园》出场角色)
在合理情况下,《贩罪》和《纣临》的某些角色会客串出场,敬请(不要)期待。
若有什么想看我们写(糟改)的剧本可在话剧社主页下留言。
以上都能接受?
那么,第一场,由惊悚话剧...

自我介绍(?)

这里是蓝牧,不定期更新文手,副业是改沙雕表情包(偶尔)

时差党,住址加拿大的某个小岛。最近升了高二,发际线和作业量呈反向增长所以会长——————————————————弧。

热爱写刀,热爱沙雕,更爱我的粉丝。

目前混迹惊悚圈和第五圈。

目标是写出能够让自己骄傲的分享给父母朋友的文章。(但现在似乎离着这个目标渐行渐远)

目前在练习画技,争取成为文画双修(上进脸)

本体是个经常会想太多的、有时丧到谷底有时嗨的嗑药的精神分裂患者。

您的关注与喜爱是我最大的荣幸。(鞠躬)

沙雕脑洞

顾问:“小桥流水哗啦啦,我和老板去自杀。老板先杀我后杀,老板死了我回家。”

天一:“小桥流水哗啦啦,顾问和我去自杀。说我先杀他后杀,待我死后他回家。”


(逆十字的潜艇翻了)

(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并日常活跃在第一线的战地记者枪匠所说,顾问整整失踪了三天。)

(回来的时候看起来像是被大型动物咬了)

(后来两人打了一架,最后顾军师被扛了回去,希望下个三天能见到他。)

(允悲)


【明天开始军训,抓紧最后一点时间放飞自我】

(占tag抱歉)关于近期圈内ooc逐渐严重化的情况报告

  •     开放转载

        致敬,《惊悚乐园》同人区的各位写手与画手太太(仅限于网易LOFTER的同人参与者):

        近期因某些不可抗力与不明原因,“惊悚乐园”(包括但不限于【惊悚乐园】,【封不觉】,【叹封】等同人tag)tag下性质较为ooc并且质量低迷的文章与画作频出。原因在此先不做表明。此报告的主要目的是想让所有关注或参与惊悚乐园的同人圈的各位了解一个事实——...

写手挑战

食用须知:

- 有刀有糖,所以这是个大杂烩段子合集。

- 尽量日更

- 我个人觉得这个死作的有点大……

- 每个都是一小时摸鱼(有的更短),没啥质量。

- ooc,原著崩坏……嗯,你们懂得。

- 是的我会写糖……

- 当然本质是个刀手。

- 先更糖的,再来刀的。所以前期端碗期待的请不要到后期就把碗扔我脸上,很贵的。

- 想抱题的直接抱走,不用评论或私信问我。但要标注原作者和来源:【banciyuan(敏感词……)写作频道】

- 题在下面的下面的下面。

- 我实在是找不着配这...

小问卷

食用须知:

- 从oku那里偷来的问卷,试着答了一下。

-  @Oku 

- 大概是有错字的,请大家发现了帮忙捉一下虫。

- 刀子注意,旧文重置注意,微踩雷注意。

- 这次注意不碰雷点,但要真的雷就不要下翻啊,乖~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大概是各种轮回梗,末日梗,独身一人留在没有希望的世界这种……

其实只要是刀就能写……

又一次,回到了这个地方。

灰暗的天空,干裂的地面。就连远处蜿蜒的血河都与记忆中的画面分毫不差。

“这一次,能拯救...

8番目の路地

【原曲】 Bad Apple!!

【呗】emaru

【链接】http://music.163.com/song?id=459717298&userid=447476554


食用须知:

- 别名【于死亡降临之前】

- 玩骰文骰出来的玩意。

- cp:席德X畀老师

- 说是cp其实只是同框……(这个邪教好难写啊啊啊啊啊。)

- 私设成堆,请无视谢谢(鞠躬)

- 没啥质量的小短刀……(甚至都算不上短刀,顶天就是把匕首。)

- 时间线在超维入侵刚开始的时期,席德刚为觉哥传完功后的发生的事情。


哗啦~哗啦~...

1 / 5

© 蓝牧 | Powered by LOFTER